浙江法院首次成功执行保单现值, 保险能否隔离资产风险?
来 源:连银迪时 间:2017.09.19

编者言

浙江法院首次成功强制执行人寿保单现金价值。突如其来的债务打乱的是两家人的正常生活,风险变成现实,有时非因无意识,而在于筹划不当。保险筹划,亦需在全面深刻理解法律规定的基础之上进行,才可实现未雨绸缪之效。本案中,若在投保之时便对保单架构以及保险产品的选择进行合理筹划,是否执行或是不同结局。

 

案情简介

一场车祸,让死者家属意外又悲痛,向法院起诉赔偿,却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经过执行法官的努力,发现被执行人在保险公司拥有一份储蓄性质的人寿保险。日前,保险公司终于将保单的现金价值5万余元,汇至浙江省苍南县人民法院执行款专户。这是该院首次成功强制执行人寿保单现金价值。

 

事故发生 ,法院判赔

2016年5月29日,陈某驾驶一辆制动性能很差的无号牌三轮轻便摩托车,在苍南县龙港镇的世纪大道上行驶,而驾驶座的左侧乘坐着杨某。当天4时20分,陈某未注意到路面情况,迎面撞上了停在路上的一辆重型自卸货车车尾,事故造成陈某受伤、杨某当场死亡及车辆损坏。后交警调查发现,重型自卸货车由曾某驾驶停靠在路边,但曾某仅持有C1(准驾小型汽车)机动车驾驶证。交警部门认定,陈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曾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死者杨某不承担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死者杨某的家属向法院提起了诉讼,法院经审理判决,陈某、曾某分别应赔偿杨某家属各项损失共计16.9万余元、8.5万余元。

 

无可执行财产,意外寻得保单

判决生效后,二人未主动履行赔偿,杨某家属于今年4月底向苍南法院申请对该二人进行强制执行。在办理被执行人陈某一案中,由于其所在地在重庆市,无形中加大了案件执行的难度。执行法官经网上查控系统查控、委托当地法院查询、询问当事人等方式调查后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后执行法官经询问得知,陈某此前曾租住在苍南龙港镇某地,于是立即前往该租住处进行依法搜查,搜查过程中意外发现,陈某有两份在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投保的“生命财富宝一号年金保险 ” 保险单。

 

保单执行受阻

5月25日,苍南法院的执行法官委托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代为送达相关法律文书,要求保险公司协助办理退保、执行等事项,但文书送达给保险公司后,却杳无音讯。考虑到该案属涉民生案件,死者家属遭受重大精神打击且家庭经济困难,7月5日,苍南法院执行局指派两名执行人员,专程赶赴重庆市开展执行工作,要求保险公司协助办理退保手续,核算被执行人陈某可获得的保单的现金价值或可退的保险费。然而保险公司于7月19日向该院提出执行异议,表示不予协助办理,理由是人身保险金是具有人格属性的专属债权,不能因投保人的债权债务纠纷被强制执行。

 

法院强执保单现值

苍南法院经审查认为,在投保有效期内未发生保险事故,保单的现金价值应归投保人即被执行人所有,苍南法院有权强制执行,故于8月8日驳回了异议申请人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的异议。保险公司于8月24日将上述保单的现金价值5万余元汇至苍南法院执行款专户。

 

律师说法

“人身保险金是具有人格专属债权,不能因投保人的债权债务纠纷被强制执行”,似乎已成惯常说法,也是保险公司在提起执行异议时常见的抗辩理由。是否正确,笔者将从以下四方面为您解答。

1.保险金与保单现金价值

保险金是保险事故发生后,受益人或被保险人所享有的请求保险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的金额,以保险事故发生为前提。而保单的现金价值是指投保人退保时按照合同约定可请求保险人退还的金额。本案中人民法院执行的是保单现金价值,而非人身保险金,两者概念存在区别。

2.保单现值是否具有不得执行的人身专属性?

本案例中,以及笔者查阅的诸多案例中,保险公司提出执行异议的抗辩理由在于:人寿保险是具有人身专属性,不能因投保人的债权债务纠纷被强制执行。那么,保单现值是否具有不得执行的人身专属性呢?笔者以为,认为“保单现值具有不得执行的人身专属性”系对法条的误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二条所涉与人寿保险相关的专属于债务人自身所涉的债权系“人寿保险赔偿请求权”,指保险事故发生后请求保险人给付保险金的权利。而保单现金价值是指解除保险合同后投保人对保险公司享有的金钱债权,并不具有人身依附性,不属于上述具有人身属性的赔偿请求权之列。

 

3.保单现金价值是否属于投保人的财产权益?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的财产权益。故判断保险现金价值是否可供强制执行的关键在于保单现金价值是否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权益。根据《保险法》第十五条、四十七条规定,保险期间内,投保人享有自行解除保险合同的权利。在投保人解除保险合同后,对保险公司具有保单现金价值返还请求权,该债权自然属于投保人所具有的财产权益。同时,保单现金价值也非抚养家属所必需的生活物品和生活费用,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五条规定的不得执行的财产。

 

4.人民法院能否替代投保人行使合同解除权?

若投保人自愿解除保险合同,人民法院则可顺理成章地对保单现值予以执行。问题在于被执行人作为投保人尚未提出解除合同时,人民法院能否强制替代投保人解除合同?本案例对该问题作出了肯定回答,其主要基于: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程序的本质在于替代被执行人对其所享有的财产权益进行强制处置,从而偿还被执行人所欠债务。据上述第3点分析,“单方自行解除保险合同,提取保单的现金价值”系投保人所在保险期内所享有的产权益。故在投保人作为被执行人不能用其他财产偿还债务,又不愿行使该项权益的情况下,人民法院有权强制替代被执行人对该财产权益进行强制处置,解除合同,提取保单现值予以偿债。

 

综上,保险公司关于“保单现值具有人身专属性,不得执行”的抗辩不成立,同时,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保单现值更是合理合法。“人寿保单可避债”的传言就此击穿,该案例已是佐证。风险变成现实,有时非因无意识,而在于筹划不当。保险筹划,亦需在全面深刻理解法律规定的基础之上进行,才可实现未雨绸缪之效。本案中,若在投保之时便对保单架构与保险产品的选择进行筹划,是否执行或是不同的结局。

法条索引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

第二条

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占有的动产、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不动产、特定动产及其他财产权。

第五条

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下列的财产不得查封、扣押、冻结:

(一)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生活所必需的衣服、家具、炊具、餐具及其他家庭生活必需的物品;

(二)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所必需的生活费用。当地有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必需的生活费用依照该标准确定;

(三)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完成义务教育所必需的物品;

(四)未公开的发明或者未发表的著作;

(五)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用于身体缺陷所必需的辅助工具、医疗物品;

(六)被执行人所得的勋章及其他荣誉表彰的物品;

(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条约程序法》,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部门名义同外国、国际组织缔结的条约、协定和其他具有条约、协定性质的文件中规定免于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

(八)法律或者司法解释规定的其他不得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十五条

除本法另有规定或者保险合同另有约定外,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可以解除合同,保险人不得解除合同。

第四十七条

投保人解除合同的,保险人应当自收到解除合同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合同约定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七十三条

【债权人的代位权】因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位行使债务人的债权,但该债权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第十二条 

合同法第七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债权,是指基于扶养关系、抚养关系、赡养关系、继承关系产生的给付请求权和劳动报酬、退休金、养老金、抚恤金、安置费、人寿保险、人身伤害赔偿请求权等权利。

分享到: